网站导航

新闻动态

分类
11岁少年抗癌6年“活着”成最大奢望,百万家产如今已负债累累
时间:2019-10-28 02:35

原标题:11岁少年抗癌6年“活着”成最大奢望,百万家产如今已负债累累

“我儿子如果能把病治好,哪怕砸锅卖铁,哪怕以后我去捡垃圾,我也是快乐的;哪怕我的儿子长大了,健康了,他娶不上媳妇,只要他活着就好,只要有命就行。”左艳玲声泪俱下,这句话深深刺痛了笔者的心。是啊,只要活着就好,“活着”对于与神经母细胞瘤对抗了6年的11岁少年黄国雨而言是奢望。其实左艳玲所说的“砸锅卖铁”早已不复存在,6年大病早已把一个拥有百万资产家庭,变得如今穷困潦倒。

“12年前我风光办厂后也曾拥有百万家产,现在我一贫如洗,为给母亲和儿子治病欠一屁股外债,个中滋味,不是当事人你没法体会。”说话的人叫黄书罕,今年37岁,来自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。黄书罕2007年借了10万元跟人合伙在本村建了个厂房,购买了35万的设备,办起了童车配件厂。那时候的他算是人生赢家,家庭幸福美满,羡煞旁人。妻子左艳玲温柔体贴,孩子活泼可爱,父母安康,事业也是顺风顺水。不过,随后这一切发生巨变,幸福戛然而止。

展开全文

2013年6月黄书罕母亲齐桂芝被查出恶性纤维组织细胞瘤,在邢台人民医院做了第一次手术,没有成功,后又转入北京解放军307医院。2次手术和16次放疗,前后花去40多万元,那时候厂里生意还行也还能挺过去。可祸不单行,没想到疾病的魔爪再次伸向当时只有6岁的二儿子黄国雨。

2014年2月份黄国雨因为反复高烧入住邢台市人民医院治疗,出院3天后再次反复高烧,当时黄书罕心里就有不祥的预感。家里的老母亲已经是癌症病人,他知道一些初发症状,马不停蹄的带着黄国雨赶往河北省儿童医院,全面检查后医生告知胸部和腹部都长有肿瘤。2月16号病理报告出来,显示是“恶性肿瘤神经母细胞瘤”,一种多见于发生在儿童身上的恶性肿瘤。

黄书罕把病理报告紧紧拽在手里,感觉时间静止,自己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医生说的话一直重复在他的脑海里,顿时天旋地转。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从医院回到家的,进门前他擦干眼泪,把报告塞进包里,他不能让母亲知道她的孙子跟她同样患上了恶性肿瘤。就这样夫妻俩安顿好母亲入院进行第八次化疗,母亲由父亲陪护,夫妻俩就带着儿子前往河北儿童医院入院治疗。

过了一个月,国雨的病瞒不住了,母亲无意间从亲戚口中得知孙子同样患上恶性肿瘤,主动放弃治疗回家吃药维持不再化疗,半年后去世。弥留之际,奶奶拉着国雨的手久久不愿松开,她走得很不安心,“国雨,你好好给我活着。”这是老人家说的最后一句话,不久后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。

6年了,夫妻俩带着儿子跑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,成了医院的常客,黄国雨前后进行了60多次化疗,20多次放疗,30次骨穿,3次手术。化疗的副作用让国雨呕吐不止,呕吐物直接从鼻子喷出来,国雨哭着说:“爸爸,我好难受,我不想治了。”夫妻俩边哭边让儿子坚强。因为肿瘤包绕主动脉导致3次手术都没法切净,目前只能靠吃“克唑替尼胶囊”(自费靶向药)和中药防止扩散,一个月至少得花2万元。

医生介绍说国雨体内的肿瘤恶性程度相对较低,是一个慢性病程,治愈的希望很大,说国雨能坚持到现在是一个奇迹,如果能到新加坡做手术切除干净,有很大望恢复健康。年前,夫妻俩就咨询过新加坡的医生,表示可以给国雨做手术,因为费用问题一直搁置。

到目前为止,给国雨治病已经花费60多万,加上先前母亲花去的40多万,早就把家底掏空,目前已负债累累,但是一旦放弃那么6年来的努力将前功尽弃。除了给黄国雨看病,一家也还要生活,国雨不用去医院的时候黄书罕会到离村附近的喷砂厂(加工童车的车架子)打工,可是收入甚微,仅够糊口。

黄国说:“这6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,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得连狗都不如。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对儿子的治疗,这是我对母亲的承诺。”。为人父母,不求自己的孩子大富大贵,只求能平平安安,健健康康度过一生。

导航 电话 短信 联系